• 今年天气真是怪。

    日期:2009-11-17 | 分类: | Tags:城市表情

    飞机在海口机场着陆的时候,是4点30多一点,外边的天儿接近黑了。

    我坐在13排,是紧急出口,前后间距要比别的座位宽。12排也宽,大家要是乘坐南方航空下午1:10飞机的话,可以考虑自选这两排的座位。

    在飞机上我热一阵冷一阵,盖着毛毯,披着围巾,旁边的大叔穿着短袖。临下飞机前我把大衣放在箱子里,还穿着一件Tshirt,一件薄毛衣,结果机场大厅里的温度顶多10度,我还以为是空调,出来后,满心期盼热气袭人,结果温度12度左右,冷气冻人。我带的全是夏天的短袖和裙子,看来是用不上了。

    这叫什么事。今年天气真是怪。

    机场外正在修轻轨,修好的轻轨可以直通三亚,开车3个小时的路程,轻轨1个半小时,大约2012年竣工。据说,海口还是蛮不忿游客都跑到三亚去了。

    海南旅游的形象也是一直举棋不定,又是什么椰子节,又是什么欢乐节,也还办过选美大赛,什么都是热闹闹一阵,缺乏一个长久稳定的形象。三亚在俄罗斯人心目中的地位倒是稳定。

    晚上躲在酒店里玩。哪儿都不去。

    补充一句,原来兰贵人这种茶是海南产的,根据卖茶人的说法是五指山市以及乡下产的,这种茶被压缩成一小球,黑乎乎的,有些丑,喝起来却是又香又甜,有时候甜得发腻。卖茶人鼓励我买苦丁茶,他说,你们不爱喝的原因,一是不会泡,一是苦丁要慢慢品,我还是坚决不上当。他又说,你们北方人只爱喝茉莉花和毛尖,哎,我们北方人喝茶的品味是真差呀。

  • 秋日傍晚

    日期:2009-08-28 | 分类: | Tags:城市表情

    青青在电话那端有些伤怀,她说她不喜欢秋天,因为让人伤感。我看着色彩黑中透着蓝色的天空,却是欣喜的语气,我非常的热爱秋天呀,但是它太短了。

    订好了去印度的机票之后,我又能想像到当我回来的时候,我穿着短裤,而北京城的人们开始穿上了秋衣,天是阴霾的。

    今天我唯一的脑袋疼了一天,右边疼,左边不疼,昨晚当是着了凉,下午实在疼不过去,吃止疼片也是不管用的,去拔了罐(阿哲,我估计是你说的黑黑的颜色给我的刺激),是盲人,视力很低的那种,她一直在强调她是盲人,其实我不大在意,但是我们聊得很开心,她劝我多去游泳,晚上要好好睡觉,回到家,沉沉地睡了一会儿。起床,去取了签证的蓝底相片,想:仅仅一夜之间,我的头发又短了。

    回来的路上,路边摊的佝偻的腰的老爷爷在卖葡萄,很老很老,我不想吃晚饭,于是决定买一些,他一边上秤,一边说,我这么大年纪了,不会再骗人的。

    我并无不信他的意思,但是,想来一定有很多人怀疑过他?

    路上有盲人走过,我看着他,想他真厉害,看不到,还可以走的那么好。

    昨晚我与果果去剪的头发,剪完后,我付完了身上的现金,她请我吃的饭,我们分手后,上了地铁,她来电话说,我应当给你点钱的。电话这端,我忍不住笑,但是忍不住感动。

  • 集结号

    日期:2008-01-08 | 分类: | Tags:何处是吾乡 城市表情

    回重庆的理由很简单,我曾经在那里蜗居四年。那并不是能让我记忆深刻的4年,在后来的10年里,我逐渐把那个城市忘掉了,或者说我以为我忘掉了。等到看到城市中国的主编,应该算是我的师哥了吧,笔下的重庆出现在眼前时,一切仿佛又回来了。

    我对着远在上海的木鱼说,我记得那一年邓小平的故去,我刚刚放完暑假回学校,下火车,天还没有亮,大街上清洁工人正在清扫马路,混浊炎热的空气贴身,收音机里传来:他故去了。

    我还记得,我深爱过的男子远远地看到我时,自动地躲开了,那时候,我跟一个师弟在一起,而我快要毕业了。

    到了那里,一切都不是我熟悉的区域,而我唯一要好的同学,出差了。我倒是安下心来,捕捉这个城市的痕迹,而城市和城市经常会有相似的地方,我一度怀疑,这是南京,杭州,成都或者任何一个城市的一个角落。我去了朝天门,那也不再是我熟悉的地方,以至于我迷路了。

    下了飞机,回到北京,那股湿答答的气息仍然残存着。而北京,刚刚下完雪,天冷,但是却蓝得不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