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市民西瓜

    日期:2009-12-01 | 分类: | Tags:何处是吾乡

    愚昧的事情总是一二再而三的上演。

    最近几日在看通货膨胀,其实我没有经济学概念,对于这种事情的秉信(我最近很爱造词)程度完全源于直觉。看了通货膨胀之后的本能就是想到自身的民生问题。然后不免杞人忧天一番,决定投身于投资的行列中(这个要讲是另外一个笑话)。

    考虑到粮食价格会上涨,心想,得告诉娘一下。娘一贯勤俭持家,我想象我告诉她这个带着点“文化”的消息后,娘会把我们家当成粮仓,堆满粮食。 结果总是出人意料之外,我电话给娘的时候,娘平静地说:现在一袋面的价格是65元,我买了2袋,再涨也就涨个5-10元吧?粮食这种东西总不好买太多了吧?

    我这边真的是有点汗颜。

  • 一家人

    日期:2009-11-24 | 分类: | Tags:何处是吾乡

    Tamy,我记得以前说过她。

    她是我若干年前在四川认识的一个德国老太太,拍纪录片。在四川拍摄的,是以中国四川彝族为缘起,名字叫《小鞋子》。她其实是追随祖父的足迹(她祖父在四川待过,与当地的农奴主有交情),这是个很理想化的事情。我开玩笑说,这莫不就是BBC版追随亚历山大的足迹?(我很想沿着BBC的足迹走一遍,也算是梦想之一。)

    塔米每次来到北京,都会跟我见上一面。今年她来得频,上一次是在四月份,还记得我骑着自行车载着她四处晃,以及在她前夫的四合院的老槐树下,两个人聊天的场景。她前夫是一个公益组织的人,恰巧去了云南出差,前夫的现妻去了泰国。诺大的一个院子就交给她住,院子里停着2辆自行车,是那对住这大院子的夫妇的代步工具。

    然后是这一次。大约是见多了,聊天总不会一直停留在你好吗?我好的不得了的客套话上,也开始闲话家常。她也不太外国,什么家长里短也问。

    塔米有个女儿,在英国读PHD,研究人权问题,塔米自己也在英国待过些年。

    我忘了问她现任夫君是做什么的,应该问一问的。但是这一家三口(曾经的三口)倒是都有些理想的一面让人感念。我不是个忿物质的人,只是觉得能够坚持着自己的理想到这么老,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 清晨起

    日期:2009-10-13 | 分类: | Tags:何处是吾乡

    清晨起,有些许太阳,天色是蓝的。

    我摁下洗衣机的按钮后,开始尝带来的茶,一袋一袋拆开,烧上水,尝了之后,觉得还不错。把一本杂志拆开,撕下些蒙肯纸,折成袋子的样子,再分别装进去,上边分别写上:方圆和阿哲。茶的名字我真不记得了,所以没有给你们写上,你们就胡乱喝好了,因为我一向如此。

    好吧,尽管浑身散架了,我还是要开始工作的。开始准备采访喽。

  • 麻药

    日期:2009-09-19 | 分类: | Tags:何处是吾乡

    原来打了麻药后,人有点痴呆的感觉我很担心自己不受控制的流口水结果是还好。

    比较好玩的另外一件事是,我担心打麻药的时候疼,于是问白医生,请问,那种疼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白医生笑笑说:很难形容。我想她也未必知道吧?并不比病疼本身更疼。

    人生体验又得一次。值得恭喜。

    印度的事情,签证拿到,保险办了,而行程表单上依然是空空的,行李也根本不想收拾,哪里有时间呢?再说,玩不是那么隆重的事情,如果连玩都要那么费心,那还是算了。

    我对印度有情结吗?如果你问我,我会很无趣的告诉你,一点也无。大约出门旅行的人想从我这儿得到一点类似的确定的值得去答案,还真是难。

    但是,如果你问我新疆呢?我建议你一定去,尤其是这个季节,年年去都值得。请大家去吧。

  • 为什么是4?

    日期:2009-08-18 | 分类: | Tags:何处是吾乡

    sex and city里有4个女人,经常聚集在一起讨论性,绝望主妇里也是4个,4个女人对于生活的绝望,刘玉玲主演的cashmere里是4个,基本上是强妇(就是女人至上,我怀疑导演或编剧是女性),她演出版界的精英,我看编剧没有想好怎么编,所以只有7、8集之后就结束了。轮到英剧mistress里也没有出例外,第一诧异,我以为英国人不乱搞,结果他们比美国人还乱搞,而且还搞得很悲情,第二诧异,她可以三个女人一台戏,为什么非得是4个,5个也行呀。

    想了半天,大姑拍了一下大腿,啊呀,我知道了。为什么呢?她们是为了打麻将或是为了打升级?刚好4个人吗?

    哈哈,这个结论一定会让人笑掉大牙的。我真是个天才。

    msn这几天上不了,所以上qq,在QQ上遇到了Dfire,互相臭骂了一顿,因为许久不联系的缘故。我说你可千万别变成老王哦。她自己说自己,经常被老王骂,天知道,王老太的更年期为什么会这么长?

    去年去过D家在上庄的院子,当时豆豆是唯一的一条狗,正处于春心荡漾的时期,我带它出去遛弯,它听见母狗的叫声,就直奔人家院子而去,我在后边跟着飞奔,也像春心荡漾的样子。

    我有见太阳晒被子的冲动,到了她家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各个房间里的被子褥子全搬出来,在绳子上一晾,然后把桌子椅子也搬出来,在屋檐下,自己也晾着,稳稳地跟同去的伙伴打牌。

    D家的院子有一棵大柿子树,头顶的柿子太高,摘不了,只能眼睁睁地听着piea的一声之后,过去看它被摔成稀巴烂的样子,遗憾之后,还得拿起水龙头冲洗。

     

    大院子外是片菜园子,种着丝瓜和青菜,还有小青葱,旁边是厕所,厕所里备着扇子和小蜡烛,记得灯绳是坏了的,扇子的功能是上厕所的时候,会有苍蝇来找你玩。

    骑着D家的单车去不远处的地方买菜,都是当地人自己种的,样子并不齐整,随意买的,回去之后也就随意炒。

    我们晚上自己烧烤,买了碳,肉串成一串串,撒了盐,下边的火有人负责用嘴巴和扇子助攻,过程如何且不管它,结果总是吃到了像样的烤肉。

    然后D家的蚊子也吃到了像样的我们。

    后来她跟我说过,院子里现在又多了条大狼狗和她在城里的猫也搬了过去,这次再去,可就真热闹了。


  • 集结号

    日期:2008-01-08 | 分类: | Tags:何处是吾乡 城市表情

    回重庆的理由很简单,我曾经在那里蜗居四年。那并不是能让我记忆深刻的4年,在后来的10年里,我逐渐把那个城市忘掉了,或者说我以为我忘掉了。等到看到城市中国的主编,应该算是我的师哥了吧,笔下的重庆出现在眼前时,一切仿佛又回来了。

    我对着远在上海的木鱼说,我记得那一年邓小平的故去,我刚刚放完暑假回学校,下火车,天还没有亮,大街上清洁工人正在清扫马路,混浊炎热的空气贴身,收音机里传来:他故去了。

    我还记得,我深爱过的男子远远地看到我时,自动地躲开了,那时候,我跟一个师弟在一起,而我快要毕业了。

    到了那里,一切都不是我熟悉的区域,而我唯一要好的同学,出差了。我倒是安下心来,捕捉这个城市的痕迹,而城市和城市经常会有相似的地方,我一度怀疑,这是南京,杭州,成都或者任何一个城市的一个角落。我去了朝天门,那也不再是我熟悉的地方,以至于我迷路了。

    下了飞机,回到北京,那股湿答答的气息仍然残存着。而北京,刚刚下完雪,天冷,但是却蓝得不真实。

  • 德格

    日期:2005-10-03 | 分类: | Tags:何处是吾乡

    那天早上,我決定去玉樹,很早就從阿媽家起床,趕到車站。所謂的車站,其實就是在馬路邊上而已。去買票,售票說,不用買。車來了,人直接上去就好。

    很多人在等。我也在等,心裏不踏實,但是沒有別的辦法。天色逐漸由暗到明,車依然沒有來。

    每個人都在互相詢問,各種各樣的猜測,但是猜測終歸只是猜測,並沒有把車猜來。車站的人也不知道,問了也是白搭。

    阿媽不同意我去玉樹,說是天氣太壞,大雪隨時封山。我不能聽她的,因爲我的心只有一個方向。結果自然是,執意要去。

    繼續地等,在等的過程中,人各自分類,我與一個準備回玉樹的喇嘛相識,他的家在那裏,因爲在印度的一個仁波切目前在玉樹,他準備回去。

    其實仁波切過幾天也會來德格,但是許多人等得心焦,也就換了個方式,直接去找,比等待要強。我也是,此時此刻,覺得等待比往日更加難捱。

    車沒有來,吃了早飯,吃了很多的瓜子,車依然沒有來。

    太陽越升越高,我知道,等待變得越來越漫無目的。而不能放棄等待的理由,不過是,捨不得已經付出的等待,如此而已。

    離開還是繼續等待,我的心用綿薄的力量在掙扎,結果是,繼續等待,然後等待著放棄等待。

    如阿媽所願,我沒去成玉樹,也沒等到印度來的仁波切。

    但是,我換了另外一個方式,我去了宗薩寺,並且知道了蔣揚.欽哲仁波切

  • 尊贵之人

    日期:2005-09-25 | 分类: | Tags:何处是吾乡

    之所以喜欢用繁體,是因爲這樣看起來字好看,僅此而已。

     

    記憶中的去年有兩個鏡頭,都很短,但是印象卻很深。

     

    一個是在塔公,那時候我的狀態非常安靜。早上起床,買早點,上午,去寺廟裏磕頭,下午時分,坐在塔公寺廟門前與人微笑和聊天。

    微笑的人大部分都是老人,他們拿著轉經筒坐在寺廟前的椅子上,或者圍著寺廟一圈一圈地轉。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就老成了現在可愛的樣子。

    有個極瘦的老人就在他們當中,沒有子女。印象深刻的不是他說話,是他吐痰的樣子,拿著一個小小的瓶子,每次痰來了的時候,都拿出瓶子來,小心翼翼地吐在裏邊,然後蓋上瓶子。

    另外一個是在德格,依舊是我一個,只是我被一個很共產黨的藏族阿媽撿到了,帶回家。那個人就是在她家認識的。

    她來阿媽家玩,穿著紫色底子的藏袍,有些破,但是很乾淨,頭髮編起來垂在後邊。不是漂亮,但是看起來舉止卻是一副優雅的樣子。 

    吃瓜子,瘦削的手指,一顆一顆地吃完,吃完的皮,然後整整齊齊地碼好放在一邊。

    吃糌粑,也是用手,但是碗始終是乾乾淨淨的樣子。

    我一看再看,眼神始終不捨得從她身上移開。她離開時,我在背後一直看她美麗的髮辮。

    回到城市裏,我再也沒有見著這樣的人。

  • 雕刻过的脸

    日期:2005-09-01 | 分类: | Tags:何处是吾乡

    http://gaojinning.blogbus.com/files/1125576265.jpg

    笑得真很好看,还有那俏皮的胡须,他没看到我,至于他为什么笑,我却是一点都想不起来,捶胸顿足都没用。

    记得喝酒来着,白酒,或杯或碗,我差不多是最后走,所以连拒绝都不会,面对象爹爹一样,象兄长、姐弟一样的人,怎么可以拒绝?喝啊喝阿,等到我上了车,就咣当躺下了,可怜夸我文静的人了,一定很伤心。

    在车里,我又是笑得天花乱坠,真得喝了酒才这样子,那时候你问我,我一定什么都告诉你。这是基因遗传,我爹爹有许多朋友就是这样子交下的。

  • 离别

    日期:2005-08-30 | 分类: | Tags:何处是吾乡

    如果它们灰暗,那是因为思念,假使灿烂,该是源于爱恋。

    回来后,整理照片,仔细地一张一张看,一点一点看。如小时候数豆子,种豆子,长出来的依然是豆子,倾注的却完全是情感。

    照片的调子有些灰灰的,许是因为要离开,要与人分开,心情立马灰暗。

    小时候离家上学,每次母亲急急收拾东西,都被我毫无来由地抢白,说你要赶我走,母亲哭笑不得,直是觉得无处含冤。我也知道,只是因为不想离开,所以跟离开相关的字眼,提都不许提。

    这次,与人认识时间不长,可是分离,对于我,依然是回头,回头,回头,心慌得好似以后不再相见,其实,也许,不再相见,是真的。

    高中毕业时,每个人在星空下的誓言,也都随着离别的日子,逐渐消隐,直至我们已经不记得是谁说过的话,是谁立下的誓言,而我们亦真的不再相见。

    朋友说:我每去一地,都十分的投入,我仔细想了想,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是想起赤名莉香的那句话:因为知道,相聚时日不多,所以,成为我同学和朋友的人我都竭尽全力地去爱。就算以后分开,也不必觉得遗憾。

    也因为我畏惧死亡,也相信:死了之后,原来是我朋友的,我的家人的人都可能不再重逢,他们的灵魂无法再与我再次交融,所以,还活着得我,一定要加倍地对你们好,即使我们死了,再也没法在一起,那也没有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