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恐怖故事的后果

    日期:2009-11-08 | 分类: | Tags:

    我明明是个胆小如鼠的人,却偏偏喜欢看恐怖故事和恐怖电影。

    最近看了恐怖故事后的,晚上睡觉不敢关灯,等天亮才关,上厕所的时候,老担心后边和上边有什么,所以每次都是逃出来的。晚上回家的时候,单元门开,跺脚,要等楼道里的灯亮了才敢走。进家门,把门开着留着亮,开开家里灯后再关门,电视声要开得大大的才行。

    自己都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我上中学的时候,班上有一个转学来的姑娘非常会讲恐怖故事,我那时候课间操都不愿意出,只顾缠着她讲。

  • 印度人的智慧

    日期:2009-11-01 | 分类: | Tags:印度

    我去车站里边问去埃偌拉石窟的公共车的时候,又被王更和小瑞同学喊了回去。说我们的出租司机,200卢比拉我们往返。

    在路上,司机师傅停下车,说让我们等会,走进一个办公室,一会出来,拿了三个本子,破烂不堪的,打开一看,里边写满了各个国家来的人写的东西,大都是表扬他公道的,其中还有来自云南的中国人写的,因为是汉字。

    这个自我证明让人觉得好玩,但是又可信,我是信了的,一个人花点心思证明自己的信誉,不是坏事。

    后来在lp上也翻到他的公司(也就是以他名字命名的,老板亲自出来拉活)和名字,我回头查一下写上来。照片记得我们也拍了的。小本记得也拍过,只是忘了是否拍过大家的留言了。

    一路上,他果然是有诚信的。

    还有一点也想说,去埃偌拉石窟的路是公路,但是并不平坦,不过,司机车技非常好,虽然行驶在左边,但是看右边路好,也经常在右边行驶,总之,哪儿路好,走哪儿,从后边看,司机一定是个酒鬼,因为他不停地划S形,而且手有各种各样的动作,像是人工拐弯,超车,或者碰见熟人。我起初吓得不行,死死地拽住,后来看他车技是真好,就放下心。

  • 张佩瑜

    日期:2009-10-27 | 分类: | Tags:

    这次出差的时候,去page one买了两本佩瑜的书《土东、伊朗》和《中亚》。买到之后,心里还是蛮得意,说,之前她在大陆出的书是我编的哦。

    这样得意,其实不太对,我只是出了一点力而已,并不太多。

    倒是能见到她,心里觉得还是很高兴。

    佩瑜其实是个漂亮姑娘,只是不大像有些人那么爱秀,我记得我的那位刻薄老板猜测说,一定是个丑八怪,否则的话。。。。估计他看到本人的时候,肯定吃了一惊。

    当时喊佩瑜在书上写签名,她给我认真地画了一只可爱的西瓜,下边的字也有画的,我当时想,要是每个签名都这样,佩瑜非累死不可。但是事实是,她的每个签名都很认真地在画。

     

  • 芥末

    日期:2009-10-26 | 分类: | Tags:零碎

    在pan pacific吃日餐,遇到有三文鱼和芥末的那道,我开始奋不顾身,不仅把自己的吃了,也把乾坤的那份给吃了。还多管日本的服务生,年纪大,老是不停地鞠躬的那位,多要了许多芥末(Wasabi)。先蘸芥末,再蘸酱油,不觉得冲,但是很不耐烦,还是一股脑把它们搅拌在一起,再吃,一股强气流冲到脑仁,泪水快流出来,可不敢吭气,忍着哦。

    每次吃芥末,就想起叔叔给做的辣菜,我爹笨,不会做,所以叔叔故去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吃到。辣菜是用芥菜疙瘩,切丝,加糖揉搓,密封放一宿,就可以吃了,味道很冲,鼻子不通气的时候一吃,就通啦。

    青青终于跟那个男人分手了,我实在恨其不争,那天骂了她一顿之后的结果。说到底,那个男人谁也不爱,只爱自己,怕是没有爱别人的能力吧?虽然没有什么错,可是毕竟不适合一辈子生活在一起呀。这似乎跟芥末没有什么关系。

    下一个目的地是哪儿呢?我一直在想,是泰国,越南还是土耳其或伊朗?我都被伊朗拒签过,想想也真是郁闷。

  • 清晨起

    日期:2009-10-13 | 分类: | Tags:何处是吾乡

    清晨起,有些许太阳,天色是蓝的。

    我摁下洗衣机的按钮后,开始尝带来的茶,一袋一袋拆开,烧上水,尝了之后,觉得还不错。把一本杂志拆开,撕下些蒙肯纸,折成袋子的样子,再分别装进去,上边分别写上:方圆和阿哲。茶的名字我真不记得了,所以没有给你们写上,你们就胡乱喝好了,因为我一向如此。

    好吧,尽管浑身散架了,我还是要开始工作的。开始准备采访喽。

  • 麻药

    日期:2009-09-19 | 分类: | Tags:何处是吾乡

    原来打了麻药后,人有点痴呆的感觉我很担心自己不受控制的流口水结果是还好。

    比较好玩的另外一件事是,我担心打麻药的时候疼,于是问白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