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一梦

    日期:2010-03-14 | 分类: | Tags:

    天儿蒙蒙亮的时候,我做了个梦。 梦里是我堂妹结婚,大家都穿得很礼服,排着坐着照相,好似有闪光灯特意打亮,中间看见我“小爹”,即我妹故去的爹,人看着很精神,也在笑。 醒来后,看窗外,北京又下雪了。雨加雪,雪在地面上,没化。 现在还在下。
  • 在地铁里干什么

    日期:2010-03-13 | 分类: | Tags:

    我在地铁里干的事包括

    1.玩游戏。有nano的时候玩纸牌游戏,最低级的那种,nano丢了,开始玩手机上的suduko(好像不对),后来有了Touch之后,开始管理机场的飞机业务。最近刚玩过关了,于是玩那个打瞌睡虫的游戏,结果有一关我死活过不了,每次都气得想把TOUCH给摔了,结果呢,自然是舍不得。

    2.看杂志。看红秀比较,刘茵还笑,日本人在地铁里看书,中国人在地铁里看八卦,说得就是我呀。红秀真是一本八卦杂志,八得妙趣横生,就是眼界窄了点,动不动,拿朱皮冻来说事,我看,朱皮不分,就还得一直说下去。很明显,编辑巴不得他们2个分了。她么不分,我也就得一直看下去。偶尔看三联,看三联都是从最后一页看起,因为最后一页写得最好看。(这话是我说得),其余的都是大量信息,鬼知道谁需要知道那么多干吗?

    3.看书。桑格格的那本奇怪的书,装帧奇怪,最后页码折得不行。据说,设计花了不少心思,这心思都不是实用的,净往没用上搞。但是我在地铁里看得嘎嘎直乐。我也看英文书俄。真难得,有我能看得懂的英文书。活到老,学到老吗。

    PS我终于买了ricoh gx200,在我的尼康单反寿终正寝后,我终于破釜沉舟地买了一个尼康无关的相机。我本来一定要买比阿哲高级版的,好跟他炫耀,结果,漫漫长路,我等不及的。阿哲,我的比你的便宜,又新呃。哈哈。我是多么虚荣的一个人。

  • 不想干活

    日期:2010-02-21 | 分类: | Tags:

    这个春节,过得冷嗖嗖的,下了两场大雪,我无事可干,每天晚上很早钻到被窝里抱着电脑看书,妈看《大丫环》,爸负责睡觉,本来教他们打UNO,结果只有妈捧场,爸这人很爱扫兴。妈在看大丫环的时候,爸在一边嘟囔,“这些人,爱来爱去,还发誓,真假。”原来我爸一直不相信电视剧里的爱情,但是不影响我妈晚上看,白天津津有味地讲,看来我妈相信。

    BTW,我居然还做了点女红,老天爷,我妈忆往昔,“你从小就心灵手巧。”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我得有多小?

    妈也少不了唠叨,但是她基本深明大义,只是会说,啊呀,我晚上又没睡着。

    回来后待了几日,什么都不想做,班尤其不想上,人也不想见,似乎每年如此。在家收拾屋子,把无用的衣服缝了2个大坐垫,收拾书,床底抽屉里的书都落了好多土,擦半天才擦干净,也有些发愁,琢磨着把不经常看的送给人?或者以物换物?

    看《国宝南迁记》,因为方小姐去了汉中,又要转道去成都,我想起来,故宫的宝贝是走过这条路线的,于是翻出来核实,没想到上边记载,是那志良先生(他老人家曾任故宫的院长)说,峨眉有一种偷青(不是“情”哦)的习惯,即正月十六的夜晚去偷人家的青菜,被偷人家,要把自己种的菜,大部分都割下来,但是要留下一部分,准备人家去偷,那先生是正经人,不喜欢这种习俗,但是我很喜欢。

    我们去斯洛伐克乡村的时候,奶奶说,斯洛伐克的吉普赛人很难搞,爱偷东西,村里人防不胜防,有时候也搞和平谈判,送东西给他们,意思是,我给你,你就别来偷了,很容易破坏,结果东西送出去之后,吉普赛人还是照偷不误,根本不理会村子里的人。我听了,也很是高兴。但是奶奶很厌恶。

    上帝,你要原谅我这个邪恶的人。或者,老天爷?随便你们。

     

  • 半岛酒店跟前

    日期:2010-01-14 | 分类: | Tags:

    太冷了。我去参加了一个活动,饭都没有吃,就往回赶。

    走到半岛跟前时,侧面一个老爷子,外国老爷子,看了看我,说了句话,我摘下帽子,问,你说啥?他说:HOW are you?

    我英语很地道地说:fine,thank you。不过,我没有说,and you?

    老爷爷看着我又说,我要去那儿shopping。他指了指半岛酒店,我说哦。他居然挽着我的胳膊说,你能陪我去?我说,哦,那儿的下午茶很好。你知道不?afternoon tea,我想我实在是太冷了,能勉强记得这几个词已经不容易了,而且我其实根本就不爱那儿的下午茶。他又问我,你能陪我去shopping?我说,啊呀,对不起,我要回去。他说,你回那儿,我思索了一下,回办公室。他问,远不?我说,老远了。他说,那祝你有个好心情。我说,必须的。

    今天我跟买快餐插队的人拍了桌子了,拍得很响很响,那两个男孩,虽然不服输地嘟囔着,但是没敢拿正眼瞅我。我其实很怕他们跟我打架,但是自己又乐得不行。

  • 查无此人,被退回

    日期:2010-01-03 | 分类: | Tags:

    今天跑到机场,结果告知,北京大雪,2点钟的航班取消。去改,改到5点,被告知,并不能确定5点的航班一定起飞。安德鲁在太原,等待坐航班到深圳开会,也是大雪。sam他们在大同的火车上,看着大雪飘飘,很兴奋,一听说我们的航班被取消,更加兴奋。

    apple听说了,也乐得不行。

    都是什么样的朋友呀。

    西瓜絮叨,要不然,我们去改成昨天的航班?

    北京的朋友们告知,雪还在下,估计5点也走不了。又去改,改到第二天早上8点。柜台前乱成一团,有一个转北京区洛杉矶的妇女,急得直吵,安慰她说,北京的航班也起飞不了,不用担心。

    被退回。

    几年内的大雪,我都没有赶上。还真是巧。只是不知道采访的事该怎么办?

  • 意义

    日期:2009-12-09 | 分类: | Tags:

    1,一财和新周刊采访刘瑜,都不约而同用到了“有什么意义”,顿时有点气馁。

    2,今天有一个疑问,好吃餐馆的饭是不是科学化的?要不然,为什么我第一次做馅饼好吃,但是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一样好吃的呢?而我本着科学的实践精神一次又一次地努力着呀。

    3,昨天不丹卡玛国师用了一整套的理论来演示“国民幸福指数”,努力地听了半天,一点也没有听懂,居然有人说卡玛国师像于丹,他们2个怎么像?于丹老师的眼睛老是忽闪忽闪的斜眼看人,卡玛老师很爱看自己的脚。还有人说,不丹国师下边穿的是连裤袜吗?

    4,我觉得会场开头录的随机采访比国师讲的精彩,因为播的时候大家都在笑,而国师讲的时候大家都在看杂志和睡觉。有人问我幸福是什么?我说,是踏实,是无所畏惧。人家说,我又没有问你踏实是什么?那你觉得幸福是什么?

    5,站了几个小时,站得人轻飘飘的,仿佛瘦了。

    6,王更说,她和小瑞去参加万圣节前戏,她打扮成印度姑娘,小瑞扮海盗,一到人家家,大家都穿得西装革履,王更和小瑞很尴尬。其实应该反过来才是。明明是娱乐呀,我们要有娱乐自己和大家的念头。

  • 文章的节奏

    日期:2009-12-02 | 分类: | Tags:

    作为编辑,我改过别人的稿子,被我改过稿子的作者,打电话来由衷地高兴地说,稿子给我改得真好,从来没有人,然后他请我吃了一顿饭。(我有点得意,大家应该都看出来了)

    作为记者,别人也改过我的稿子,我不是那种容不得别人改稿子的人,或者是我不够认真,一般都是无比随便加轻浮的态度,你们随便改吧。

    也就是今天,我无聊地读自己的一篇稿子,突然觉得有点喘不上气来,才意识到是被别人改过的。

    可能由于我的肺活量一直都比较低,每次体检我都是属于呼啦啦半天,才往右半球转一转的那种,所以,基本上我写稿子,也都是白话多,长句少。别人一改,节奏就全乱了,我读的也吃力,但是想想,别人改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别人读我的文章也呼吸不匀?

  • 小市民西瓜

    日期:2009-12-01 | 分类: | Tags:何处是吾乡

    愚昧的事情总是一二再而三的上演。

    最近几日在看通货膨胀,其实我没有经济学概念,对于这种事情的秉信(我最近很爱造词)程度完全源于直觉。看了通货膨胀之后的本能就是想到自身的民生问题。然后不免杞人忧天一番,决定投身于投资的行列中(这个要讲是另外一个笑话)。

    考虑到粮食价格会上涨,心想,得告诉娘一下。娘一贯勤俭持家,我想象我告诉她这个带着点“文化”的消息后,娘会把我们家当成粮仓,堆满粮食。 结果总是出人意料之外,我电话给娘的时候,娘平静地说:现在一袋面的价格是65元,我买了2袋,再涨也就涨个5-10元吧?粮食这种东西总不好买太多了吧?

    我这边真的是有点汗颜。

  • 一家人

    日期:2009-11-24 | 分类: | Tags:何处是吾乡

    Tamy,我记得以前说过她。

    她是我若干年前在四川认识的一个德国老太太,拍纪录片。在四川拍摄的,是以中国四川彝族为缘起,名字叫《小鞋子》。她其实是追随祖父的足迹(她祖父在四川待过,与当地的农奴主有交情),这是个很理想化的事情。我开玩笑说,这莫不就是BBC版追随亚历山大的足迹?(我很想沿着BBC的足迹走一遍,也算是梦想之一。)

    塔米每次来到北京,都会跟我见上一面。今年她来得频,上一次是在四月份,还记得我骑着自行车载着她四处晃,以及在她前夫的四合院的老槐树下,两个人聊天的场景。她前夫是一个公益组织的人,恰巧去了云南出差,前夫的现妻去了泰国。诺大的一个院子就交给她住,院子里停着2辆自行车,是那对住这大院子的夫妇的代步工具。

    然后是这一次。大约是见多了,聊天总不会一直停留在你好吗?我好的不得了的客套话上,也开始闲话家常。她也不太外国,什么家长里短也问。

    塔米有个女儿,在英国读PHD,研究人权问题,塔米自己也在英国待过些年。

    我忘了问她现任夫君是做什么的,应该问一问的。但是这一家三口(曾经的三口)倒是都有些理想的一面让人感念。我不是个忿物质的人,只是觉得能够坚持着自己的理想到这么老,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 今年天气真是怪。

    日期:2009-11-17 | 分类: | Tags:城市表情

    飞机在海口机场着陆的时候,是4点30多一点,外边的天儿接近黑了。

    我坐在13排,是紧急出口,前后间距要比别的座位宽。12排也宽,大家要是乘坐南方航空下午1:10飞机的话,可以考虑自选这两排的座位。

    在飞机上我热一阵冷一阵,盖着毛毯,披着围巾,旁边的大叔穿着短袖。临下飞机前我把大衣放在箱子里,还穿着一件Tshirt,一件薄毛衣,结果机场大厅里的温度顶多10度,我还以为是空调,出来后,满心期盼热气袭人,结果温度12度左右,冷气冻人。我带的全是夏天的短袖和裙子,看来是用不上了。

    这叫什么事。今年天气真是怪。

    机场外正在修轻轨,修好的轻轨可以直通三亚,开车3个小时的路程,轻轨1个半小时,大约2012年竣工。据说,海口还是蛮不忿游客都跑到三亚去了。

    海南旅游的形象也是一直举棋不定,又是什么椰子节,又是什么欢乐节,也还办过选美大赛,什么都是热闹闹一阵,缺乏一个长久稳定的形象。三亚在俄罗斯人心目中的地位倒是稳定。

    晚上躲在酒店里玩。哪儿都不去。

    补充一句,原来兰贵人这种茶是海南产的,根据卖茶人的说法是五指山市以及乡下产的,这种茶被压缩成一小球,黑乎乎的,有些丑,喝起来却是又香又甜,有时候甜得发腻。卖茶人鼓励我买苦丁茶,他说,你们不爱喝的原因,一是不会泡,一是苦丁要慢慢品,我还是坚决不上当。他又说,你们北方人只爱喝茉莉花和毛尖,哎,我们北方人喝茶的品味是真差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