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是一场梦

    日期:2004-07-17 | 分类: | Tags:零碎

    你高高兴兴地坐在我旁边吃饭,笑起来依旧爽朗而憨气,而我亦满心欢喜地看着你,想啊,你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不会再走了吧?那是一幅多么美丽的场景啊,在我梦醒来之前,我圆了一场梦啊,一场梦啊。那么,你终究还是不在了吗?那么,你终究是因为知道了我的思念而入梦了吗?

    似水流年,似水流年。

    我还记得我上一次梦中去你的家,遇上你的姐姐,抱住她,死死的,因为她与你太象。所以,我以为抱住了她也就是抱住了你。我就是这么想的,就是这么想的。

  • 奴有一段情

    日期:2004-07-13 | 分类: | Tags:零碎

    喜欢吕剧,是因为出生地的原因,也是耳濡目染,近水楼台的结果.

    还记得,大约七八岁的时候,跟老姨去逛庙会,也还记得那是个夏日的傍晚,有着微温和煦的暖风。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拽紧老姨的手,怕一不小心就从人的缝隙中消失了。但是因为年纪小,所以仍然感到了那一份自由自在的快乐。一双眼睛,自然有我与众不同的落点,或是糖葫芦,或是蒸糕,或是风筝,或是孙悟空的小人书。生命,正是处于自由绽放无拘无束的阶段,有种迫不及待要长大的心念。

    走到一处繁华簇拥,啊,咿呀穿过耳膜的地方,忍不住循着声音举头上望,能看到的只是比我高出许多的人头,。拼命的叫着老姨,被人拎到高处的桌子上,方才看到,唇红齿白头顶珠玉的一女子正在凄凄哀哀,而台子中央是一黑面男子端襟危坐,一脸肃杀之气坐听那女子哭诉。我的视线,却落在了左边的一个差役的端正的脸上,年小的时候,也许不知道什么叫一见钟情,而我接下去的时光就使用或正视或偷窥的眼神去看他,直到他下了台,才在老姨的催促下恋恋不舍的离开。即使是离开,仍旧是三步一回首的满脸期盼。从此,我喜欢上了吕剧,至今仍旧记得是什么母老虎上轿,喝醉酒后衣服正面是红,反面是黄。也还记得才子佳人,小姐不爱财,父母充当的多半是恶人的角色。当然了,许多年都念念不忘那个年轻的小差役,在年轻的心里,始终盼望能够见上他一面,却不知道以何种方式表达出.于是亘古不变的,是默默等待与掩藏的不能与人诉说的初恋情怀,只不过对于我而言,是太早了。

    也是后来知道,那个小差役其实是女扮男装的。

    知道这一切,当然是在慢慢长大后,不过知道的时候也很坦然,只是好笑的笑了笑。

    后来因为霸王别姬的缘故,又喜欢上了京戏,那种唱腔唱韵,不似吕剧得那么直白,分明的抑扬顿挫力拔山兮的气韵,也说不上有多懂,只是喜欢。

  • 天赋

    日期:2004-07-12 | 分类: | Tags:零碎

    明在姥姥家玩,姥爷给他带了礼物,他拆开看,不高兴,问:为什么只有一个?姥爷说:你一个人,当然只有一个了。明说,那笑影怎么办?笑影是个女孩,与明极为要好,明5岁,上学前班2,即上一年级之前有3级,他是2级。

    明对1、2、3级的女孩都记得很清楚,他妈妈也很清楚,据说是明一放学就跟妈妈讲某人某人故事,他妈妈也被同化了。母子经常相对谈心,谈的都是学校的女生。

  • 关于哥特式和罗马式的区别

    日期:2004-06-16 | 分类: | Tags:零碎

    今天才把它略微弄明白的,区别不是一点点,而是很多点。哥特式的:尖券,尖拱,骨架券,飞扶壁,束柱,花窗棂等主要见于天主教堂。罗马式建筑的特征,一般是在窗、门和拱廊上广泛采用半圆形拱顶(“罗马券”);以筒拱和交叉拱作为内部支撑;厚实的窗间臂和窗户很少的墙,是9世纪—12世纪欧洲基督教流行地区的一种建筑风格。由于窗户一般都开得很小,造成教堂内部昏暗朦胧的特殊美学效果。因为罗马式教堂主要是统治者和修道院建造的,因而它主要追求一种沉重压抑的氛围,以体现基督的威严和教会的绝对权威,这一点与哥特式有很大不同。

    英国的第一个哥特式教堂:坎特伯雷大教堂,这是由法国的建筑师纪尧姆修复设计的。见图:

    http://www.cnair.com/legacy/images/0590.htm

    法国最有代表的自然是巴黎圣母院,我搜了图,很多。

    罗马风

  • 海蒂

    日期:2004-06-05 | 分类: | Tags:零碎

    小时候看过的童话书,稍大一些看的秀兰登波的电影,忘了什么时间看日本的电动画片。都很好看。那时候没有认真记日记的习惯,所以忘了好看的理由,现在回想,当时应当是对于老爷爷的印象和皑皑大雪和寒风中的小木屋的印象是最深的。

    我就一直喜欢那样的小木屋。

    然后一晃二十几年,现在又看,还是觉得好看。不曾改变。

  • 我的死掉的花花草草

    日期:2004-05-21 | 分类: | Tags:零碎

    当初从花展上得到那棵郁金香时,我就想它的命运来着,因为它确实娇艳好看,而且不是国内品种。再加上,娘的话就是质疑:你连自己都侍候不好,会养得好花?精心对待,我没敢懈怠,我不是小姐,她是。

    最后还是看着她死掉了。

  • 回来了

    日期:2003-08-13 | 分类: | Tags:零碎

    从五台回来,困,在车上也意图勾搭帅哥,可是终究抵制不住困意,就成了良家妇女。

    到家,洗澡,翻了一会东西,然后去上班,带着九三年,雨果的。

    看了新浪读书的那个王怜花的专辑,down了一些诗,可以尝试看一下子,他84年开始看金庸,我86年,上小学时就开始看了,那时候活得直觉,直不笼统地,那里有什么所以然?反正以前喜欢的,现在也依然喜欢,以前不喜欢地,现在也依然不喜欢,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

    晚上,睡得早!啥时关灯不知,啥时盖上被子也不知,总之,疑惑了好长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