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题

    日期:2016-10-29 | 分类: | Tags:

    在来暖气前的日子最为难熬,不穿袜子的脚冰凉,刚烧好的水很快冷却。

    很早,天儿就开始黑了,长夜漫漫,能干的事情就是趴在被窝里看小说。

    大约是因为不耗精神,所以对小说并不挑剔,但不看悲剧,因为无法承受,看起来颇为堕落。许多小说的作者颇为自恋,女主角被代替成自己,必定是漂亮的,能干的,也一定是带着主角的光环的,这大约是生活中郁郁不得志,文字可以来意淫,这未尝不是一种欢喜。

    扯开来胡说,或者是立个志,比如多看看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绘画和壁画。

    scoul是一个甚少被外来者瞩目的小城,要想进入,需要从苏黎世机场换乘几次火车。小城在山谷间,因为去的季节是淡季,镇中的自行车店关着门,写着低价出售。

    这时候的小城是属于当地人的,城中心的主街道是过去的商贸街,意大利人从此经过,查一下这段历史,此地的语言与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均不相同,房屋的窗户狭小,略有一定的角度,保温隔热。

    唯一的国家公园有许多严格的规定,比如不允许在步道以外的地方行走,不允许随便扎帐篷,不允许带着宠物入内。查那本漫画书。

    春夏之交的冰川,正在一点点融化

    这也并非我第一次来圣莫里茨,湖上的冰已消融,有人在玩自行车,也有人在湖上玩帆船,城市正在大兴土木,在**的漫画展颇为有趣,他们讽刺圣莫里茨已经堕落成一个由香槟美女和购物组成的城市,也有漫画家对这里的未来踌躇。

    我们决定前往小镇**,距离冰川最近。

     

    勒柯布西耶曾在

  • 做梦滑雪

    日期:2013-05-22 | 分类: | Tags:

    那日,公司同事提到在夏天看到周迅穿着大厚棉衣后边都是雪不合时宜,可是我觉得多好呀,凉爽得很,很多人不喜欢北欧,我没去过,我喜欢。

    ?说,因为地处寒冷地带,冬天不宜出门,所以北欧诞生了很多思想家,我脑中的画面是,一家人围着壁炉看书。

    我昨晚做梦去韩国滑雪,为什么是韩国?我不了解,但坐在缆车上忽悠忽悠的,貌似记得还有一个对白是:这地方是有驻军吧?其实一次也没有从雪道上滑下来。

    白做了。

  • 它可靠吗?

    日期:2013-05-05 | 分类: | Tags:

    wei在怀柔还是哪里的郊区租了很小的一块地,用来种植瓜果蔬菜,每年3000元的租金,juan在海淀驾校附近的15亩地,1年租金1万元,总共租了30年,在感慨后者便宜的同时,我问,30年,可靠吗?政府要是征地开发,合约便形同虚设。我们常常不自觉地问,可靠吗?可行吗?一张纸的意义,代表的只是彼此双方的承诺,不包括背后还有不可抗力。什么时候,政府=天灾?

  • 旅行尴尬时刻

    日期:2013-04-24 | 分类: | Tags:

    严格来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旅行,因为起立坐卧都是被安排好了的。以至于在拉斯维加斯中心这块弹丸之地,我们一直被安排坐在豪华的巴士车上从一个目的地到另一个目的地。当时的感觉非常不好,我觉得这样的旅行像是被斩了脚的,落不到实处。脚踏实地走过之后,才发现,不过是方寸之间的距离。

    被安排去看演出,都不记得是什么剧目,好莱坞巨制,场面宏大,高空中有一人按对角线从观众席一端飞往另一端,如此惊心动魄地演出,我睡着了,好吧,我当时的形容是,我死过去了。

    如果用脚本来描画:此人坐下,四周音乐声震动,而她头一歪,瞬间进入梦乡,困到极致,则完全不受外界干扰,再醒来,台上在演什么,还是看不懂。继续睡。

    还有一次是在芝加哥看blueman,那是我第一次看哑剧,我向来都属于听笑话慢半拍,你懂得,就是当别人在笑,我在发呆,别人笑过之后我嘿嘿地笑。

    blueman给人的感觉是什么我并不记得,但是美国人在笑的时候,我为什么一点都不觉得,让我真正开怀大笑的是,传卫生纸的举动,我完全被导演的这一无意的安排给逗乐了。从开始传纸笑到传完。我其实还是有笑点的。对不对?

    写多了刻板的文字,突然有一种原来能胡乱写的感觉非常好。我们,更多的是在自娱自乐,写完这句话,我突然失笑。

     

  • 从科钦到ooty

    日期:2011-05-24 | 分类: | Tags:

     

    是坐火车到Combiator,然后坐rickshaw到汽车站,再坐汽车到ooty。

    这一段,本来是要搭乘登山小火车的,不过时机不对,只好搭乘汽车。40多公里的路程,走了接近4个小时。

    印度司机的技术不是一般的狠,在拐小弯的时候尤其明显,山路,车又多,开车的人不觉得,坐车的人大呼小叫。路两旁全是树,棵棵都很粗,超后来问我,喜欢印度的什么?我说树,各种各样的树,又老又粗又美,摊开着长,气色又好。路边还有小猴子,一会儿一只,发型怪异,初见新鲜,后来便觉得乏味,继续大呼小叫。

    偶尔看到小火车的车轨,如果谁有充裕的时间,必定要坐的。

    OOTY原是英殖民地的军营,避暑胜地,气温比下边要低很多,倒没有沿途美。赶上flower show。花儿没什么奇特,花艺也有点粗糙,远不如植物园自然生长的大树来得漂亮。

    这一次的奇妙感觉是,我原以为把上次去过的地方都忘了,时不时地那些细节就跳出来了。

    不拍照片,不记日记,偏偏又记性不好,但是最后还是记得。

    签证是旅游签,但是身份是记者,特意注明,不许做报道。入境的时候被仔细盘问一番,出境的时候又问了半天,我怒着笑,难道记者不能有假期?想来外国记者到中国来也是如此吧?不,以记者的身份去美国的时候也是被细细地问了半天,可惜我没那么出色。

  • 跑进2011

    日期:2011-01-02 | 分类: | Tags:

    希望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昨晚和今晚,我都跑了半个小时。只不过,空气还是太差。车还是太多。

    我的着装是,一条运动裤,上边一件抓绒,跑起来,一点都不觉得冷。

  • 别人实现了我的梦想

    日期:2010-11-05 | 分类: | Tags:

    赋格的朋友当中,有一个姑娘,在洛杉矶结了婚买了房子,也上着班,突然有一天厌倦了,就辞掉工作,鼓动老公,一起回到泸州的父母老家,租了一套房子,把房子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弄,然后老公负责教英语,自己在家当煮妇。

    虽然当煮妇,但是并不蓬头垢面,而是兴致盎然。偶尔还去这儿去那儿。

    一直生活在一个地方一直不是我的梦想,即使是这个“博大而深沉”的北京感觉都容不下我一样。我以前对于未来生活的想象,就是想着我有一天厌倦了某种生活,然后两个人装装箱子,离开去某个地方过上一两年。

    再回来,或者再去下一个地方。

    今天我看李时珍,一直在外边风餐露宿,最后他活了80多,以他哪个时代算是高寿了,这一切跟他心地单纯有关,自然也跟他四处行走有关的。

     

  • 走路上下班

    日期:2010-11-04 | 分类: | Tags:

    每次走过使馆区的时候,就感慨,哎呀,自己要是也能住这儿就好了。车辆很少,路的两旁薄薄的银杏叶,晚上看不见,但是白天,阳光充足的时候要多美有多美。

    最近总是在走新路,有次是从建国门到朝阳门,好几次是从朝阳门到国贸,我每次都试图走不同的路,但是大致半个小时差不多。

    我在北京的上班成本是半个多小时,用我的两条腿,这样看起来还是不错的。主要是有美树可看。还是很赚的。

    只要勤快点就好了,是不是?我要继续走下去。

     

     

  • 回来了

    日期:2010-06-24 | 分类: | Tags:

    这次真的有点长,长到我自己都有些抓狂。很想把机票改签了,早点回来。

    青青买了车后,赶紧短信给我,她意思是自己还开不好,如果开好了,每次出差就由她来接我,听着我很期待。

    回来以后,觉得真热,这次晒得很透彻,胳膊黑得呀,我经常觉得镜子里的人不是自己,还老以为镜子有问题。

  • 到处都是沙尘暴

    日期:2010-03-23 | 分类: | Tags:

    今天给我妈打电话,我说,今儿天气不好,有沙尘暴,我妈说,上个星期咱家也有。我吃了一惊,我们家以前从没有,现在居然也开始有了。我妈接着说:今年的天气真不正常。语气里有股凝重的气味,我只是附和她又说了一遍。

    文林问,你们为什么不种树?

    我说,我小的时候,学校每到三月就开始组织去种树,每年都在同一个地方种,我看着种的树发了芽,长粗了点,可是最后还是不知道那棵树去哪儿了。所以,只好年年种。北京的树,估计也是如此。